极限运动主播:为什么我在用“命”博君一笑

  • 时间:
  • 浏览:0

IT之家感情说说提醒:请另一个人爱护生命,并非 随意尝试危险性活动。

最近,一篇《“高空极限”第一人坠亡:只为百元打赏,已被救多次》的报道刷遍了各大社交媒体。文中,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咏宁,在11月8日一次极限挑战过程中失手坠亡。

什儿 武行出身的“极限”高颜值从今年2月份刚刚开始 ,就陆续在网路平台上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通过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等高危动作获取网友关注,并以此获得粉丝打赏。然而,什儿 “拼了命”的视频头上,有事先收到的打赏金额仅几百元,不由令人扼腕叹息。

有网友说,他的疯狂来自于极限运动,而追求极限的疯狂则来自于金钱的魔力。

“着实我不得劲不能理解他。”在听到吴咏宁事件事先,同样是“爬楼党”主播的冷俊告诉懂懂笔记,在浮躁的网络世界里,另一个人很在乎所处感,很在乎粉丝的看法。一切的膨胀、张扬、疯狂、戾气删剪也有另一个人在什儿 虚拟社会的生存法则。

在“博君一笑”变得那末 难的今天,为了获得粉丝的打赏,主播们还前要说无所不要 再其极。然而在名利的头上,却是另一一另另4个病态的娱乐生态正在逐渐侵蚀人心。

能让粉丝掏钱的并非 努力,也不 所处感

冷俊在香港某大厦楼顶的直播画面

“许多行业,再努力删剪也有一定有用。”

冷俊也不 是一名游戏主播。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尽管“酥胸长腿”当道,但他通过精湛的技术和插科打诨的讲解形式肯能收获了不少粉丝,每个月的收入也达到了数万元。

但他没想到的是,随着直播“荷尔蒙效应”的到来,从2016年下五天 刚刚开始 也不 “酥胸长腿”也纷纷涉足游戏直播领域,而许多兼具技术和高颜值的新晋男主播也都加入了他所在的游戏直播公会,让冷俊感到备受威胁。看着日渐减少的打赏收入,他刚刚开始 有了危机感,“那末 高颜值,给你非要修炼内功。”

然而,在直播的世界里,高颜值终究是第一生产力。冷俊并那末 意识到,对于少量直播用户而言,花钱送主播礼物并删剪也有为了购买技能和知识,也删剪也有赞赏优秀的内容,也不 为了满足用户自身的感情说说诉求。

相对于许多社交平台,直播提供给用户四种 更为直接简单的获取“所处感”的依据。主播的每另一一另另4个动作、一颦一笑都能成为粉丝掏钱的理由,而独一无二的差异化,才会形成一道壁垒,让主播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存活并脱颖而出。

对于游戏宅冷俊而言,“壁垒”的确是另一一另另4个陌生的词语。

许多现实摆在头上,打赏收入的越快下滑给你看非要任何的前景。他终于明白,那末 高颜值再努力也好难在直播行业长久生存。

与其自怨自艾,不如一直出显什儿 框框,发现新的肯能。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事先,冷俊抛弃了那个满是帅哥靓女的游戏直播公会,寻找属于另一方的壁垒。

头破血流建壁垒,毫无下限造奇葩

同行的跑酷伙伴用手机拍摄冷俊跃出平台的瞬间

“在第四根短视频里,我受到了启发。”他告诉懂懂笔记,曾有网友将第四根外国人生吃咖喱粉的爆笑视频,从“油管”搬到了B站,而这条视频在短短的时间内,播放量就达到了168.8万。

冷俊发现,什儿 外国人并非 帅,视频也很粗糙,唯一不能引起另一个人关注的,也不 其生吃咖喱粉逗笑另一个人的“技能”,“或许这也不 所谓的壁垒。”

于是,彻底放弃直播游戏的冷俊,重新在直播平台上注册了另一一另另4个新账号,准备直播许多更“好玩”的内容。许多,他刚刚开始 从超市买回来辣椒、芥末、咖喱粉等辛香佐料。

“我也不 想表演吃辣椒、吃芥末,什儿 那末 人敢尝试的东西。”就在他重开直播的第一晚,生吞300根辣椒的场面,为他带来了将近8万多观看量。在吃最后第四根辣椒的事先,竟然有粉丝连着给冷俊送上好几次“小岛”。那一刻,什儿 大老爷们儿哭了起来,“(粉丝)都以为我是被辣椒辣流泪的,但我是真哭了。”

在也不 的“极限直播”里,冷俊找到了感觉,也发现有许多用户喜欢看也不 的内容。也不 ,他的胆子也变得那末 大。从辣椒、芥末,到生吞牛蛙、小老鼠,他都尝试了个遍,几乎每一场直播,冷俊都能收到少量的关注和打赏。但在一场吃辣椒挑战的直播事先,冷俊的直播间却“停摆”了。

“长期的辣椒、芥末、红油,吃完事先整晚整晚睡不着,有事先胃巨疼,那晚吃了两大盘生辣椒,(直播)刚刚开始 后就送急诊了。”医生告诉冷俊,他得了急性胃炎,是由饮食无节制、暴饮暴食引起的,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要清淡饮食并忌辛辣,“也不 是要修养另一一另另4个月的,但我只停了另一一另另4个星期就重新(直)播了。”

面对许多粉丝关于他吃坏肚子的质疑,冷俊非要轻描淡写的说,停播是肯能我家出了点事,回老家补救了一番。

他丝毫不敢让粉丝们知道,也不 的“极限吃喝”头上,另一方的身体肯能吃不消了,那样他肯能抛弃也不 粉丝。冷俊告诉懂懂笔记,在直播也不 另一一另另4个只允许光鲜所处的行业里,用户不要 再容忍主播有不足英文的一面。

然而,休息了一周重回粉丝视线的冷俊却发现,有许多秀场主播也刚刚开始 “极限”起来了。有的吃芥末,有的直播吞金鱼,有的直播喝3000度的开水,更有直播风油精抹敏感部位......为了博得粉丝眼球,获得更多的打赏,无论男女主播,无论上限下限,直播的世界变得疯狂了起来。

“我引以为傲的壁垒,只坚持了非要另一一另另4个月,就被‘攻’破了。”着实还是有也不 粉丝每天都等着冷俊“挑战”匪夷所思的食物,但渐渐在减少的打赏, 再一次将他打回了原形,“一想到许多有高颜值的主播也来秀下限抢饭碗,给你恨得牙痒痒的。”

敢于挑战“下限”的主播在增加,而看直播的观众却在变少。在争取粉丝的过程中,主播们删剪也有一幅“头破血流”的场景,在什儿 看似风光的虚拟世界里越陷太浅,变得无法自拔。

删剪也有抢独木桥,我非要用“命”博君一笑

冷俊在东南亚某城市地标大厦的楼顶

“做直播的时间长了,套用网上的段子,想打工是不肯能了。”

习惯了靠打赏获得生活开支,冷俊发现直播肯能成了他唯一不能做下去的工作。面对着那末 少的人气,那末 少的打赏,他非要不断想依据,通过许多出格的行为,吸引用户的关注。

“粉丝删剪也有审美疲劳,当吃古怪的东西那末 稀罕,做出格的动作也那末 点赞,但我着实想找不到什儿 新创意了。”冷俊表示,从今年3月份刚刚开始 ,一直每月到手的打赏金额删剪也有30000元左右徘徊,刨除房租和吃药的费用,剩余的钱连吃点肉腥删剪也有奢侈的想法。

为了不能“吃上肉”,冷俊每天都利用直播之外的时间,在各大网络平台上寻找灵感,直到有一天,“爬楼党”进入了他的视野。

在国外网友拍摄的许多视频中,冷俊都看了也不 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从事极限体育竞技,并通过直播获得了少量的人气。

“粉丝喜欢看另一个人爬高山、悬崖、高楼,许多爬得越高,呼声越高。”在高中时就热爱跑酷的冷俊生出了大胆的想法,要玩就玩最心跳的!“也不 ,我决定把跑酷搬到了屋顶。”

一刚刚开始 心里没底儿的冷俊,在面对虚空时显得不得劲害怕。他回忆,那时一直自我安慰,假使 跨过去就家道中落了。在练习的过程中,他拍了许多短视频倒入网上,并得到了许多粉丝的关注和支持。这给你“壮了胆”,下定决心要一边在屋顶跑酷一边做在线直播。

着实那末 自诩为国内楼顶跑酷第一人,许多冷俊在楼顶刚刚开始 直播跑酷时,发现“竞争对手”并非 多。

每另一一另另4个凌空跳跃的动作,每一次将身体悬空在天台外,都看得用户们心惊肉跳。着实有粉丝劝他并非 勉强,但冷俊却毫找不到意,他更看重的是什儿 充裕的打赏,以及粉丝们的点赞。

他将屋顶极限跑酷作为另一方新的壁垒。有了一定资金积累事先,冷俊从今年五一事先,就刚刚开始 到香港、澳门以及东南亚等地,找最高最惊险的楼直播跑酷。目的很简单:让粉丝们有更多的新鲜感。

在短短的另一一另另4个多月时间里,冷俊的人气就急剧上升,每次直播删剪也有近十万粉丝一齐在线观看,他成了另一一另另4个不折不扣的小高颜值。收入增加、名气渐长,他也刚刚开始 膨胀起来了,刚刚开始 尝试在相邻的大厦和楼宇之间进行跑酷。

尽管有了值得炫耀的收入,许多每偏离 做直播前的那个晚上,冷俊几乎也有在噩梦中醒来;每次偷偷站到楼顶的平台边,他都担心这是最后一次。许多每次心生胆怯时,他也有给另一方打气:有粉丝等着呢,有粉丝、才有打赏,不能有更好的生活。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冷俊还是失手了。

“最庆幸的是,我还活着。”他告诉懂懂笔记,在另一一另另4个月前的一次跑酷直播中,他一不小心踩空了一脚,仅用双手“挂”在了一幢300层写字楼楼顶的边缘上,而高楼下面也不 车水马龙的街道。

十几秒事先,冷俊就着实手臂肯能刚刚开始 麻木,快支撑不了另一方的体重了,“有一瞬间脑子删剪空白了,以为真的要完了,一直想起遗书还没来得及写。”

所幸的是,刚好大厦的保安巡视顶楼水塔,发现了悬在外墙的他,并找来同事一齐,把这位“亡命主播”拉了上来。谎称观景失足的冷俊,在大厦管理处被严厉的批评了一番。

“我跟管理处保安保证下不为例,但什儿 ‘下不为例’也是对我另一方说的。”看着磨破的手臂,回忆起高空的惊魂,生死只在一线之间……他回忆另一方蹲在大厦旁的马路边待了许久。

和益命相比,打赏和荣誉一直显得一文不值了,“回到出租屋的第一件事,给你卸载了做直播的APP,不敢再想这件事了。”

所处即合理,不可敲定“打赏机制”有其所处的道理,但一齐也是把许多梦想一夜暴富的主播,逼向了第四根不归路。当直播成了职业,当打赏成了收入,行业的竞争也就随之而来。在什儿 看似有充裕回报的领域里,不知有几次涉世未深的人在做着“发财梦”,有几次孤独寂寞的人在寻找那虚无缥缈的“所处感”。

要想补救吴咏宁事件的再次所处,补救主播们为了争得打赏各出奇招,平台前要要负起应有的责任,非要为了满足观众的猎奇,而让带血的馒头成为吸引眼球的噱头。

另一个人还前要尝试理解什儿 用健康甚至生命换取打赏的主播们,也还前要去理解许多为了猎奇和刺激花钱打赏的观众的心态,许多仔细想想——什儿 行业肯能也不 肯能什儿 是因为而所处,未免令人不寒而栗。

“着实我退出了,但我特能理解他。”在与懂懂笔记交流的过程中,冷俊反复对吴咏宁事件表现出了无尽的惋惜,或许这也不 同病相怜吧。